◆鹤茶◆

脑洞姓叶,常年离家出走中
起名废的日常
写啥啥不会,烦
日常表白小周~\(≧▽≦)/~
痴汉周什么的最可爱啦(/ω\)

鬼网三策藏七夕贺文,没有题目,小甜饼

叶清风就不明白了,吃同样的东西,做同样的运动量,甚至他还信了青灯寒那个庸医的话每天早晚都要一杯牛奶,凭什么他还是比温醉矮了半个头!

故人辞知道这事后还笑他,说:“这就是骨子里注定了,你就是泡在牛奶里也不可能再长啦,认命吧小叶子!”

气得他转身就找温醉打了一架。

温醉也没管他在闹什么,打完就拉着他把刚刚那一架里的失误挨个点了一遍,又让他自己想了改正方向。等把一场架跟教学似的分析了个透彻,就拉他起来又打了一场。

这是惯例,叶清风也习惯了,跟着他的思路一拐也忘了一开始为什么和他打架了,打完一场再来一场,越打越高兴。温醉就由着他,想打便提枪而上,累了就坐草地上,互相看看,大笑出声。

酒逢知己,棋逢对手,人生大幸。

叶清风总是跟人说,温醉看着是不好相处,板着张脸面无表情的,其实人特好。当初叶清风啥也不会的跟着温醉,温醉就把自己会的一点点教给他,耐心多的仿佛用不完。

温醉比他聪明,武学上又总是比他厉害,最开始的时候完全就是温醉单方面吊打,叶清风手都还不了。偏偏两个人最了解彼此,打不过就慢慢学,从来没人提过让放点水。

每次打完温醉就拉着叶清风就地蹲下,拿根树枝在地上比比划划的告诉他哪里出了错,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后来叶清风渐渐的有了还手之力,偶尔还能反手挠到温醉,温醉就开始让他自己想,也不听他说,想完就再打一次,给他个验证自己想法的机会。之后再听他讲他的小套路,顺便分析做的怎么样。

温醉算是叶清风半个多师父,差的那一点是叶清风过不去心里的坎儿,死活不愿意承认,温醉也就随了他,本来也不是冲着那个位置去的,自然没什么所谓。也就偶尔兴致上来,会逗着叶清风让他叫师父。

天策与藏剑都是灵活性极高的职业,两人切磋时你来我往的,行招间风格不同,却带着一味相同的潇洒意气。兴致起来,从早上打到了中午,满身大汗饥肠辘辘了才停了下来,一看天色,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

故人辞一上午来看了好几回,这会儿又背着手逛街似的溜达过来,看他们俩终于是停手了,阴阳怪气地哼笑着:“哟,两位仙人,终于停手啦?你俩是准备以武证道飞升成仙呢,知不知道吃饭啊?”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帮他们打包好的食物,往两人眼前晃了晃,就赶他们去冲澡。

吃着饭就收到了集合的消息,两人加快了速度,三两口扒完饭,朝着传送点奔去。

今天是“出墟”的日子,所有人都在传送点前面等着,脸上表情五花八门的,有人欢喜有人愁。比如唐客笑的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抱着他情缘玩举高高;不远处的云间鹤表情就没那么好了,不怎么甘心地盯着唐客,隐隐还有些咬牙切齿。

等人都到齐了,唐客冲着云间鹤做了个飞吻的动作,转身抬手一挥带着人走了。叶清风跟着踏进传送点的时候似乎还看到云间鹤站在原地打了个冷颤,一脸被恶心到的表情。

传送点间白雾滚滚,什么都看不到,叶清风习以为常的往前走去,没走几步,眼前场景一变,已经站在了一个副本门口,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看看地图,是在成都。

又站了一会,温醉的密聊就过来了,和密聊声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组队邀请。

叶清风抬手同意,扛着重剑运起大轻功朝广都镇飞去,还没落地就发现这里比以往出来时人都要多,玩家眼里大概是同屏卡顿,在他看来是挤得要死。不愿意在下面人挤人的等温醉,他空中二段跳接小轻功调整了落点,站在了一旁的茶馆屋顶。

左右看了看,多了几个不熟悉的npc,这套路叶清风熟得很,知道这是又到了什么节日,这些npc出来发布任务了。就是不知道这次是什么节,叶清风站屋顶上看了半天,决定还是等温醉来了再问好了。

温醉来的很快,顺着地图上的小蓝点和叶清风成功会师。叶清风还在看下边的玩家来来回回跑任务,把自己的问题和他一提,想着要是有什么好玩的奖励就拉着温醉也去做做,这些节日任务的奖励里偶尔会有很好玩的道具——比如上次儿童节给的小木马。

温醉看他一脸跃跃欲试就知道他想干嘛,从屋顶跳下去挤在人群里找npc对话了,不一会领了个任务回来:“是七夕,应该是情侣的节日,我看任务说要两个人才能做,这次好像没什么好玩的东西。”

叶清风两眼放光,拉着温醉跑去接了任务。这是他第一次过七夕节,正好人又在身边,就算没有好玩的东西,留个纪念也行啊。

温醉满脸无奈地跟着他跑来跑去接任务接任务,等两人到了万花谷的摘星楼准备往下跳,叶清风终于看到温醉的表情了。两眼一眯,凶巴巴地看着他,开始兴师问罪:“温醉!你这表情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做!”

温醉很无辜,他只是对于这些节日没有太大的兴趣,毕竟这些不属于他们。归墟里没有节日,大家兴致来了就聚在一起办个活动,大多时间都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于是他就实话实说:“没有,我只是对节日没有兴趣,你想做我当然要陪你做。”

叶清风也不听他说什么,嘴巴一撇开始嘤嘤嘤:“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叽了!你就是不想和我做!不和我做你想和谁做!你说!当我重剑精六插八是讲道理的吗!”

温醉就看着他演,一句话把上次出来时学到的梗用了个遍,最后终于被他逗笑了,也不跟他废话了,拦腰抱着他就从摘星楼上跳了下去,立刻听到耳边的嘤嘤嘤变成了啊啊啊。

风把两人的衣摆和头发吹的向上飞起,叶清风死死抱着温醉,埋头在他颈边用毕生的力气尖叫。温醉也不嫌他吵,搂紧了他看着下边,注意着与地面的距离,快落地时接了二段跳,抱着他平安着陆。

看他还在叫,反手拍拍他的背安慰着:“好了好了,已经到了,不用怕,可以去交任务了。”

叶清风停了叫声,抬头深呼吸一口,气不过的狠捏了温醉的脸:“你是不是故意的!打个招呼能死啊!”

温醉揉了揉脸上的红印,挑眉笑了:“我看你演的挺开心的,没好意思打断你。”

叶清风理亏,不理他了,一路小跑着去交了任务。任务奖励是个刻着两人名字的铃铛,叶清风仔细看了看,把它挂在了腰间,一走路就叮叮当当的响。

他抬头看着温醉笑的眉眼弯弯:“叶清风与温醉永结同心!记好了啊!绝不许忘!”

“嗯,不忘。”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温醉睁眼看到满天星子,久久回不过神来。梦里是叶清风,醒着想的也是叶清风,偏偏那个人不在眼前,不在身边。

温醉感觉自己像是被逼到绝境,又像是犯了瘾,无药可解,无路可走,只有叶清风能救他。

可是他不在。

故人辞叼着根草茎也在一边看天,低头才注意到温醉醒了,他把草茎吐了,拍拍温醉的肩站起身来,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和温醉说:“醒了就回你屋子里睡去,别在这悲春伤秋的了,明天赢了就能出去,搁儿这低落你就能见他?养好精神才是你现在该做的。”

温醉轻轻“嗯”了一声,也站起来往回走了,他脖子上挂着之前和叶清风一起做任务给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闷闷的响声。

“叶清风与温醉永结同心。”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