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茶◆

脑洞姓叶,常年离家出走中
起名废的日常
写啥啥不会,烦
日常表白小周~\(≧▽≦)/~
痴汉周什么的最可爱啦(/ω\)

【酒茨】在意

短篇练笔 渣渣 甜
人物属于网易和他们彼此 ooc属于我
测试产粮玄学 许愿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刚被酒吞童子带回大江山的时候,才刚刚成鬼,还没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妖力,经常妖力不稳的在鬼族与人类的形态间转换。妖力不稳,他的身体也没法再成长,虽说恶鬼一般都不会再随人类一般慢慢长大,但若真想,也不是不能控制。

茨木的身体停留在了孩童时期,因为在还是人类时被人嫌弃排挤,经常吃不上饭,有时还会被不大不小的欺负一顿,导致比同龄的孩子看上去要更瘦更小,如今化为恶鬼也是小小的一只,只不过配上他手感柔软的蓬松白发,和他那鎏金的双瞳,坐在酒吞身边不动的时候整个鬼看起来都特别乖巧,睡觉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凑到酒吞腿边团成一团。有不少女妖想见酒吞一开始是为了能一度春宵,后来就是为了见了茨木能抱抱捏捏满足内心的一腔母爱。

虽然都被酒吞拒绝了,并且茨木大多时候都很不待见她们。

女妖们:嘤。摔倒了要小茨木亲亲抱抱才起来。

茨木:呵呵。

酒吞对茨木很上心,这是大江山所有人都亲眼所见的。带着他处理公务,带着他宴请群妖,带着他四处闲逛,几乎要把茨木装进酒葫芦随身带着走。只要看到茨木,酒吞必然在不远处。

这其实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大江山的统治者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善鬼,或者说恶鬼都是没有什么怜悯或是同情之心的,所以茨木这么一个能跟在酒吞身后还让他看重的小鬼,就让群鬼格外好奇,他到底有什么能力能让高高在上的鬼王那么在意他?

酒吞也说不上来,他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要说一个答案的话,大概就是顺眼。酒吞童子靠着石头慢慢的品着酒,视线不离不远处皱着眉站在小河里认真捉鱼的少年,看他一次次弯腰迅速出手却一次次空手而归,酒吞忽然勾着笑轻哼一声。

这种问题根本不需要考虑,他是鬼王,大江山之主,他的任何行动都不需要与下面的那群小妖小鬼们解释,他想要养着这个初生的恶鬼,那就绝不允许别的东西来伸手沾染属于他的人!

酒吞喝光手中杯盏里的最后一口酒,站起身将立在旁边的酒葫芦重新背在身后,向茨木走去。与此同时,茨木终于靠他的双手捉到了一条大鱼,还没回头就被酒吞提着脖子扔上了岸。

茨木也不在意,他双手抓紧了自己好不容易捉上来的鱼,从地上站起来就举着给酒吞看,那双漂亮的鎏金眼眸亮亮的看着酒吞,唇角都高兴的上翘了还在那抿着唇努力扮严肃,看起来特别可爱。

酒吞看着茨木的样子动作一顿,心里猛的一跳,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口蔓延开,让他产生了一种冲动。他忍了忍,将那股突然的冲动压下去,然后抬手控制着力度揉了揉茨木的头顶,又随手顺了顺小孩被他揉炸的白发,当做奖励。

茨木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往前冲了一步又突然停下了动作,看了看怀里的食物又看看酒吞,表情有些纠结,然后又变成了失落。

酒吞在一旁看着觉得有趣。

酒吞当然知道茨木想干嘛,这孩子自从被他带到了大江山之后,似乎是确认了他对自己无害,不再随时警惕着他,却突然变得异常粘他,常常在得到表示夸奖的话语或是动作后扑到他怀里,有时还会大胆的搂着他的脖子用脸颊蹭蹭。

酒吞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和鬼这么亲近,对方又弱的稍用一点力就能捏死。茨木第一次扑倒酒吞怀里蹭的时候还是小心的观察了一下的,在发现对方只是有点肢体僵硬不知所措不敢置信以及一点点微妙的高兴之后,就放下心大胆的将自己整个埋到了酒吞的怀里,还小心的调整了自己头上角的位置。

那之后就经常想着办法的把自己变成酒吞身上的挂件,成功了就高兴的眼睛发亮,也不说话,就和刚刚给他看他捉到的鱼时表情一样,高兴的不行还要故作严肃。这会估计是想和以前一样往他身上扑,却因为手里的东西又放弃了,有点不开心了。

酒吞想着想着看向茨木的眼神就有点复杂,这孩子是真的喜欢他,只要能靠近他就开心的不行,平常主动抱抱他都能高兴好久。

酒吞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觉。

算了,满足他吧,酒吞想着。俯下身将茨木抱了起来,看着他有些惊慌却高兴起来的表情,酒吞抱紧了怀里的恶鬼一脸嫌弃。

真是爱撒娇啊。

酒吞.口嫌体正直.童子无奈又有些得意的想着。

——END——
又是一篇不知道写了啥的小甜饼
想写东西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感觉好难受,要疯
游戏卸载后按原路径下载结果双平台上不去了,只能在安卓区风之清重玩,然后才三天抽出了四五个sr,般若也来了,欣喜若狂(〃'▽'〃)
上次写完出了小鹿可是现在换号也没了,产粮玄学求赐茨木童子【双手合十】

评论(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