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茶◆

脑洞姓叶,常年离家出走中
起名废的日常
写啥啥不会,烦
日常表白小周~\(≧▽≦)/~
痴汉周什么的最可爱啦(/ω\)

【酒茨】注视

短篇练笔,渣渣,第一次写酒茨,试个水
他们属于彼此,私设与ooc属于我
相信产粮玄学,许愿茨木童子【双手合十】


酒吞第一次见到茨木的时候,对方还是个未完全化为鬼的人类小孩子,弱弱小小的一只,因为与他人不同而被排挤欺负,完全没有一点后来的罗生门之鬼的样子。酒吞童子对于这样弱小的生物向来没什么兴趣,随意的扫了一眼就拿起买好的酒准备离去,却猛的与那个被踹翻在地的小鬼对上了双眼。

茨木童子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这件事酒吞从第一次见到他就知道了。

酒吞童子敛去气息隐去身形,在那天看到的那个小鬼所在的那个地方停留了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逗留在此处,也许是无聊,也许是一时兴起,他能看得出来,那个被欺负的孩子,就快要抛弃神明,堕身为鬼。他突然来了兴趣想要看看,那个有着一双那样美丽的眼睛的孩子化为了恶鬼,会是什么样子。

大江山未来的鬼王舔着唇勾起一个恶意的笑,有些迫不及待。

酒吞就那样呆在离那个孩子不远的地方一边喝酒一边默默地看着。小孩在这里被排挤的厉害,好几次被欺负的几乎没命,酒吞没见过他反抗,估计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酒吞就那么看着,并没有出手阻止过。

鬼是没有同情心这种情感的,他们的生存的定律就是弱肉强食,对于弱小的生物,他们只有轻视。酒吞之所以等在这里,只是为了看看那双眼睛恶鬼化后的样子。

酒吞并没有等待很久,他只守着那个孩子过了一年,就等到了自己想看到的那个画面。

地面上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迹,甚至滴落流动汇聚成溪,伤处不一的尸体堆积成了小山,面目狰狞的望着天空或是大地,再没了闭眼的可能。长着红角的恶鬼就站在那之前,手上沾染的血滴答的落着,成了这片地方唯一的声响。

酒吞童子显出身形却并没有放出气息——他的气息对于这只刚出生的恶鬼来说太强大了,根本没有承受的可能。酒吞并不是心软,他只是不想在没看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前,就先把所持人弄死了。

小孩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金棕色的眼眸直直看向来人。他身后的整个世界都被血色的暗红浸染,而酒吞踏血而来,迈过尸山血海,在他面前站定,发上那热烈的红色看的小孩晃了神。

酒吞低着头看着面前比他膝盖高一点的新生鬼,对方的鬼化比他想的还要美丽,尤其是他期待已久的那双眼,坦荡,美丽,一望到底,里面满满的都是他,只有他。

酒吞跟了这孩子许久,知道他连名字都没有,生来便被所有人抛弃。酒吞俯下身将小孩抱起来,破天荒的主动允许了有鬼近身。他看着小鬼眼里自己的倒影,眯着眼没由来的有些愉悦。

「从今天起,汝便名茨木童子。」

茨木看着酒吞眨眨眼,没有异议,只是微微蜷起身子更靠近酒吞了一点。抬眼观察了下酒吞的表情,见他似乎没什么不悦的神情,安静片刻又将手绕到酒吞身后,轻轻悄悄地抓住了一缕酒吞那张扬的红发。

酒吞看了茨木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酒吞等待许久终于等来了回报,从此以后他会让那双眼中只有他一人的身影,他允许茨木看着他,也只允许他看着他。

而茨木,在他抛弃神明堕化为鬼的那一天,他终是遇到了自己的神。

酒吞从过去的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向四周,他背后靠着的樱树飘飘撒撒落了他一身的花瓣,酒葫芦立在他身旁摇摇晃晃,不时还转个圈,茨木正枕在他腿上,手里要掉不掉的还拿着之前和酒吞一起喝酒所用的杯盏。

白发的大妖倒是完全没有戒心,睡得一派安稳。又或许只是因为睡在酒吞身边,才会这么安心。

酒吞盯着茨木的睡脸看了一会,抬手摸上了对方闭着的那双眼,他知道这双眼睁开时有多么好看,专注看着你时有多么迷人。

只有他知道。

这双眼是他的,这个鬼也是他的,酒吞这样想着,俯身吻上了茨木的唇。然而终究还是没能狠下心将对方吵醒,轻吻过后稍微满足了些的酒吞,看着茨木发上落下的花瓣,抬手拂去。

这是独属于他的鬼。

鬼王这样想着,摸着对方的白发又重新闭上了眼。
——END——
小学生作文系列,好吧其实也不知道写了些啥玩意,脑洞已经死掉了。
本来是想写一个对茨木有着强烈占有欲的酒吞,因为不想伤害茨木才一直赶茨木走,嘴上不耐烦的很脑子里全是各种囚禁惩罚18x
结果,我,就搞了个这篇出来
根本没关系啊摔!
写着写着就跑偏,好气哦
谢谢看完的小天使,比心(´,,•ω•,,)♡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