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茶◆

脑洞姓叶,常年离家出走中
起名废的日常
写啥啥不会,烦
日常表白小周~\(≧▽≦)/~
痴汉周什么的最可爱啦(/ω\)

【周叶】脑补过多这种病到底能不能治好,在线等,烦

短篇练笔  渣渣  瞎扯淡
ooc请当成私设qaq

荒火和碎霜是对龙凤胎,虽然长着长着就不太一样了,但同时出生联系紧密的他们,确实是一对龙凤胎。荒火是哥哥,碎霜是妹妹,这是荒火自己定下的,明明是同时研发出来的,他就是觉得自己要比碎霜出生的早一点。碎霜无所谓,应该说除了陪主人打架,其他事都很难引起她的兴趣。

荒火和碎霜的主人是当今荣耀联盟第一人,那个话少内向的周泽楷。荒火时常对着自己的主人摇头叹息,觉得要不是他那略微算是瑕疵的性格,大概他早就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了。虽然荒火觉得这世上的人和他家主人一比,也没有几个称得上是美人的了。

周泽楷有一个暗恋对象,名叫叶修,是周泽楷之前的荣耀联盟第一人,曾创下单挑37连胜的不败记录,即使是周泽楷对上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赢他。

暗恋对象这么强,该怎么虏获对方的心,在线等,挺急的。

照理说周泽楷这个人,有颜有钱有身材,温柔体贴照顾人,是男神中的男神。楷楷一笑很倾城,再笑一笑不止倾城国都能为他倾覆!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暗恋别人求而不得,简直就是教科书版不科学。

但是对手是叶修,那个除了颜值也不比周泽楷差多少甚至还比他强那么一咪咪的叶神,本就内向话少的周泽楷彻底缩回了乌龟壳。不仅次次错过最佳告白时机,没将内心话说出口,他还开始了暗搓搓的写作追求读作痴汉的不归路。

简直给男神界丢人。

荒火在心底给周泽楷都设计了几万种告白方式了,周泽楷却还是在暗搓搓的收集叶修的各种相关小物件,看着叶修的照片和周边还会羞涩的笑笑蹭蹭抱着滚滚,一见到叶修本人,立马就紧张成了内向话少微面瘫的轮回对长。荒火看的心都要碎了,就没见过这么傻的,你把两种模式开启的环境调换一下成吗!

主人你听听啊!千机伞都在笑你啊!!

周泽楷迟迟不告白,这就让荒火很是纠结,心里希望自己的主人得到幸福,又不希望见到那个觊觎自家妹妹的混蛋千机伞,纠结来纠结去,越想越多,每天皱着眉头暗自苦恼,再不就是眼神放空的长时间发呆,尽管他平时就很爱瞎想了,但也没有哪一次到这种程度的。

碎霜有点担心。

再这样下去会影响主人的准头和子弹的威力的!万一主人打架输了怎么办!除了和千机伞打的时候输过很多次主人还没有输给过其他武器呢!碎霜这样想着,自动过滤了周泽楷的其他败迹。

碎霜也苦恼了,手痒,有点想揍荒火一顿。俗话说得好:「孩子生病老不好,多半是装的,打一顿就好了~☆」虽然情况有点不太一样,但是结论是差不多的!碎霜活动着筋骨,看着荒火跃跃欲试。

没有什么是揍一顿好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多揍几顿!

周泽楷在痴汉叶修的道路越走越远,买了一大堆叶修周边摆了满屋子,真正面对叶修时却说不到十句话。清楚的知道叶修的行踪,却连多来几次装作偶遇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偷偷跟着找机会拍两张照片。荒火设想中的告白场景仿佛遥遥无期,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荒火不止一次的想要拽着周泽楷的衣领朝他怒吼:「你有本事偷拍,你有本事告白啊!!正面上他会不会啊!!!啊!!!!」

#为了让我的主人早日脱单,做武器的操碎了心#

#这年头,枪都不好当了#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当你认定一件事没有回转余地的时候,说不定它就会突然的来个峰回路转。

十一月二十四号,周泽楷的生日,叶修向周泽楷告白了。

荒火:??????「黑人问号.jpg」

等等,这剧情是不是快进的有点过啊,刚刚你俩还没啥交集这就告白了?!!总觉得错过了一整个世界怎么破!你们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

千机伞:呵呵。

说是告白,其实也就是当众宣布了一下他们的恋人关系,并和轮回友好的畅想了下「你们队长已经是我们半个兴欣人了,以后游戏boss我们结盟打完分赃怎么样」的美好未来。在众人不知道的时候,周泽楷和叶修已经暗搓搓的在一起了,不仅如此,约会,同居,啪啪啪,一步不少。

联盟:好气哦,可是(一个都打不过所以)还要保持微笑。

联盟第一人和联盟教科书在一起了,最受打击的不是联盟和粉丝,而是自己一个人纠结了许久相当关心这俩人动向的荒火。本来以为自己知道的已经够多了,结果人家都在一起了他还以为这俩人刚进暧昧期!

大受打击的荒火低落难过的怨念都要实体化了,感觉晃一晃就会从枪口飘出白色的魂来。碎霜活动着手指,决定还是把这家伙打一顿吧,要是因为私人原因影响到了主人的战斗力,那就实在是太过分了!

在轮回,你这样是要被送去检修的!

千机伞摊手,呵呵一声,习惯就好。

最后还是被碎霜打了一顿的荒火撑着下巴,眼角青肿的望着远方,脑子里日复一日的担忧着自己那内向话少的主人的情路。

#我哥好像是个脑残,整天脑补太多怎么办,还有的治吗,在线等,挺烦的#

#武器脑残多年,主人不离不弃#

碎霜看着他望着夕阳的背影,脑中飘过两行加着「#」的话语,她摇摇头将脑子里的奇怪句子甩出去,皱眉又看看荒火,就听到他一声低低的嘟囔:「也不知道主人那害羞的性子压不压得住那个叶修……」

碎霜神色一冷,觉得担心荒火的自己仿佛是个笨蛋,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估计当初制造的时候内部结构不知道哪里搭错了,绝症,救不回来了。

碎霜被气的转身走了,荒火依旧在进行每日一操心。

荒火老妈子的脑内纠结小剧场,今天也还在继续着呐。

——END——

我又来瞎扯了,每次写到结尾都要卡好久,最近开学要上课,没办法安安静静一口气写完一篇,一断再写就没感觉了,好气哦。

最后谢谢看完的你。比哈特。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