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茶◆

脑洞姓叶,常年离家出走中
起名废的日常
写啥啥不会,烦
日常表白小周~\(≧▽≦)/~
痴汉周什么的最可爱啦(/ω\)

【周叶】倒带

短篇练笔 渣渣 不想甜了
糖吃多了不好,牙疼…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天空被染成红色,夕阳透过窗暖暖的照在脸上。卧室的墙上贴着一大片叶修和他的照片,旁边的柜子里放的是两个人各自获得的荣耀。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周泽楷微微转头,叶修趴在他旁边睡着,胸膛起伏,气息均匀。他侧了侧身子将头与叶修的额头相抵,身边的人柔软温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打在他的脖子上,有点痒,却很好的安抚了梦里带来的恐惧。

「唔……小周?醒了?」叶修嘟囔一声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揉着头发坐起身看了看窗外,似乎没料到会一觉睡到这么晚,有些惊讶,「睡过了…天都要暗了,小周起来吧,晚上该睡不着了。……小周?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啊。」

周泽楷没有动,他看着叶修皱眉看向他,眼里闪过担忧的神色,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揉了揉他的头发,一举一动都是熟悉的样子,这确实是叶修,还活着的,真实的叶修。

「我梦到你死了,叶修。」周泽楷抱着叶修,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声音闷闷的说着,「就在我眼前,流了好多血,我拼命拼命的求你不要死,你还是慢慢变得冰凉。全身都是冰的,我怎样都没办法让你暖和起来……」

叶修愣了愣,轻嗤一声,抬手大力的敲了一下周泽楷的后脑,又安慰的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好了好了,你是小孩子吗,只起梦而已。看清楚了,哥是活的,哥可是要玩一辈子荣耀的人,没那么容易挂掉的,别瞎担心。」

周泽楷又埋了一会,才抬头看着叶修,捂着被敲的有些疼的后脑,委屈巴巴的控诉:「好疼。」

「呵,活该。」叶修看多了他卖萌早已免疫,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推开了他,下床思考晚餐吃什么去了。

周泽楷坐在床上听着叶修对晚餐的设想,面无表情地垂下了眼睑,无意识的攥紧了床单。

周泽楷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让他只能一遍一遍,一遍一遍的,看着叶修死在他的眼前。

最初的死亡来的措手不及,叶修就如他说的梦境里那样,在他怀里慢慢的死去,身上的鲜血红到刺目。那就像是个恶劣的玩笑让他不敢相信,然而无论他是哭喊还是哀嚎,叶修都没能再睁开双眼给他一个微笑。所有说好的诺言,都在那一瞬变得苍白;所有约定好的未来,全都坍塌碎裂,随他而去。他崩溃到茫然,抱着叶修不肯松手,直到体力不支,意识坠入黑暗。

仿佛一切在叶修死后就被按了倒带重来,再醒来时,他躺在床上,叶修睡在他的身边,熟悉美好到恍若梦境。他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因为叶修还活着,就睡在他的怀里,真实而温暖,那是活着的温度。

死亡和现实都太过真实,让他恍惚,仿如庄周梦蝶。

然而那只是个开始,没过多久,叶修再一次在他眼前死去。同样的时间,不同的地点。

周泽楷跪坐在叶修已经冰凉的尸体旁边,拉着他的手,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避免了一种死法,却撞在了另一种死法上,简直像是神明的玩笑。

睡吧,周泽楷想,这只是梦,醒来就好了,一切都会恢复原点。于是他躺在叶修身边,亲了亲他有些过分冰凉的脸,安心的闭上了眼。然后又一次的,时间倒带,他再一次在熟悉的场景里睁眼醒来。

一次又一次,就像一个诅咒,无论周泽楷怎么阻止,叶修还是会在固定的时间死去,然后等周泽楷再次醒来,又是一次倒带。周泽楷觉得自己终于就要绝望了,既然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阻止叶修的死亡,那么,和他一起死掉就好了。

这是第几次了呢,周泽楷看着床头的闹钟默默想着,不知道,记不清了,啊,还有三个小时,还可以和他吃顿晚餐。

周泽楷抚平床单上被自己抓出的褶皱,慢吞吞的下了床,去厨房寻找自己那时间不多的恋人。

钟表嘀嗒嘀嗒的响着,周泽楷一边珍惜着这最后的时光,一边在心里倒计时。随着一声玻璃碎掉的脆响,钟表的指针停止转动,窗外也不再传来汽车的笛声,整个世界都被按下了暂停键,周泽楷是这个扭曲世界里唯一的特殊。

周泽楷起身走到叶修身边,看着他身下溢出的大片的红色,麻木的蹲下身。他想自己终于断掉了那根线,既然无法阻止,那么陪他一起就是,多么简单,为什么之前没有想到呢。

叶修都已经死了,周泽楷为什么还活着?

周泽楷躺在叶修身边,用玻璃碎片划开了自己的脖颈,有些疼。不过没关系,很快他就又和叶修在一起了,周泽楷微微笑着,用最后的力气与叶修十指相扣。

黑暗慢慢溢过全身,意识模糊,应该再亲一亲叶修的,周泽楷有些后悔的想着,好想再亲亲他,再抱抱他,听他笑着叫他的名字。

叶修,叶修……

别丢下我。

—END—
好像也不是特别虐

写啥啥不会,心累

听着半道英雄写这个感觉整个人都是精分的







「彩蛋」

「咪——」周泽楷被耳边的一声尖叫惊醒,猛地坐了起来,他和叶修养的波斯猫被他吓了一跳,炸着毛给了他一爪,跳下地跑走了。

周泽楷摸着手背上的抓痕发呆,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兴欣的训练室,转头看去,果然一群人正集体扭头看着他。

「……叶修呢?」周泽楷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哑到说不出话,这是梦里没有的场景,然而他还是担心自己依旧处于梦里的怪圈没有脱身。

「小周你醒啦,哥就下去买了包烟而已你别用那种快要哭出来的眼神看我啊!」叶修一进门就被周泽楷的眼神吓了一跳,无奈的过去揉了揉他的呆毛,抬起胳膊给他看,「没事的只是擦伤,已经上过药了,估计过两天就好了,别担心了。」

周泽楷一愣,终于摆脱梦境想起来之前的事,他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地抱住了叶修。

叶修顶着一队人的目光刚想说些什么,就感到一点湿意。

周泽楷在抱着他无声的哭。

叶修立马的就心疼了,知道他是因为自己,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哪里还会再说什么,轻轻拍着周泽楷的后背安抚着,等他自己慢慢平静。

「叶修,别丢下我了。」周泽楷哽咽的,小声的恳求着。

「好了好了,哥在这呢,哪儿也不去。」叶修摸着周泽楷的发顶,叹了口气,「别撒娇了,身后一群单身狗眼神都能杀人了。」

兴欣众人:凸,有色性没人性,叶修你大爷的!!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