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茶◆

脑洞姓叶,常年离家出走中
起名废的日常
写啥啥不会,烦
日常表白小周~\(≧▽≦)/~
痴汉周什么的最可爱啦(/ω\)

【蛇燕】梅子酿

>本来想写肉,后来跑偏了
>ooc属于我

飞燕不常下山,山下人来人往市井嘈杂,虽然有许多山上不曾见到的新鲜玩意儿,但他大多时候更愿意陪伴在灵蛇身边侍奉左右。

山上的日子平淡无奇,庄中常年只有灵蛇与他两人,除了药人的嘶吼,就只有呼啸的风声与雪落的寂静。偶尔会有想不开的人挑衅着送上门来,下场无一例外的都成了灵蛇试药房中的试验品。

飞燕从不对此有何异议,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弱者,便如同蝼蚁。

不过试验品们虽然不断地送货上门,有时间隔久了也是会用完的,所以飞燕虽然不常下山,偶尔还是会出门替灵蛇捉些药人。

昆仑山上终日飘雪,不分四季,下山之后看到路边树上堆簇的花芽,这才发觉日子已近春末。

不愿在山下多待,想着遇上了就捉两个人回去复命,飞燕出了昆仑山的积雪覆盖之处后沿着路边走了一段,也没怎么挑地方,看着四周树丛茂密,便选了处极高的树叉,脚下轻点纵身一跃,如飞鸟轻旋,稳稳的落在了树上。

大概是运气不错,没等多久就走来两个结伴而行的青年,飞燕蹲在树上远远打量了一番,身材壮实,步子稳扎,应该可以在尊上手下多撑一会,不错,就他俩了。

那两个青年手里提着一堆东西,边走边聊着天,丝毫不知死神将近。

“……哥,你又不爱喝酒,这回去集市怎么还打了几两酒回来啊?”

“嗨,你不知道,你嫂子这两天压力大,睡的不是很好,我听说这梅子酒可以安神,还养颜,反正又不很贵,味道也不算太烈的,就打了几两让你嫂子尝尝!”

飞燕本没有去注意两人的谈话,然而习武之人较之普通人,皆要耳聪目明的多,就算没有刻意去听,两人的对话也都传到了飞燕耳朵里。

收回了手里的银梭,跃下树叉,飞燕站在路边,看着那对兄弟渐行渐远的背影思考半晌,若有所思的回头看向那两人来时的方向。

最近几日大概是制毒不顺,尊上也有些思绪不宁,那梅子酒可以安神吗……

若是味道清冽不要太冲,即使没用也可以献去给尊上一尝。

药人而已,再捉就是。

一个闪身,那片树丛间已没有了飞燕的身影。

飞燕轻功师承灵蛇,身法轻逸,几个跃身之间已经窜出十几里地,路上不再人烟稀少,耳边的声音也逐渐纷乱起来,飞燕皱眉,有些不适。

快走了几步,一转弯就步入一条街市,将近正午,正是人多嘴杂的时候,飞燕在人流外看了片刻,并没有在目光所及之处找到任何酒商,犹豫了一下,还是随着人来人往步入了这条街。

炒菜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飞燕侧着身从人群中穿过,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空气中还浮动着各种混乱的味道,普通人家每日如此早已习惯,飞燕从小跟随灵蛇,习惯的是寂静的落雪,呼啸的风声,闹市里一切只让他觉得烦躁不堪。

所幸终于在被风揉成一团乱的气味里分辨出了那一丝酒香,既有酒香,必有酒酿,闻着味道四处看去,小摊后面的巷子口,正挂着一面绣有“酒”字的布旗。

“尊上,新捉来的试药人已放至药房。”

因有事耽搁,飞燕回到山庄已过了午时,将捉来的药人随意丢好,就急忙去向灵蛇汇报。然而对方大概还在痴迷炼毒,房门紧闭,飞燕只能在门上轻敲三下在外将话说完,转身告退,不敢再作打扰。

“你今次回来太晚。”

灵蛇将门打开,微眯着眼盯了飞燕半晌,看他惶恐的想要解释,嘴巴张合几次还是没能说出反驳,只能垂头丧气的低了头。

灵蛇轻哼一声转身回了屋,门没带上,飞燕明白这是在让他跟进去,一边纠结自己是否让尊上动了气,一边突然觉得自作主张的有些底气不足,挂在后腰的一小坛酒似乎烧了起来,让飞燕无措的想要将其藏起。

“飞燕。”

“是,属下今次确是归来晚了,请尊上赎罪。”

飞燕跪在地上,温顺的垂着头,腰却挺着,自欺欺人般想要挡住后腰处那两个拳头大小的酒坛。

灵蛇侧头单手撑着,翠绿的眸子由上而下扫过飞燕,一寸一寸舔舐般细致的看过去,最终停在了侧腰,边上那露出来的一点红色与空气中另类的酒气,已让灵蛇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飞燕,你带了东西回来。”

“……”飞燕腰部一僵,明白自家尊上已经知晓,只能取下腰后的酒坛,举起递给灵蛇,“属下听闻这梅子酒味道不错,不知尊上是否喜欢,自作主张取了这些,给尊上品尝。”

灵蛇哼笑一声,接过酒坛看看,淡淡的梅子香气融在酒中,缠绵的从坛中飘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勾着让人起瘾。他接着飞燕的话继续说道:“飞燕,这梅子酒还有安神解压的功效,你可知?”

“……属下知道。”

看够了飞燕被他欺负的可怜样子,灵蛇决定不再逗他,揭了酒封浅尝一口,酿酒之人大概是个行家,虽只是寻常可见之酒,亦可称赞一声“好酒”!

“飞燕,过来。”

飞燕起身搭上自家尊上递过来的手,立马就被握紧一拉,步子一错,人已到了灵蛇怀中。手被放开又被搂住腰间,飞燕手足无措的抬头看去,只见灵蛇晃了晃被他喝过一口的那坛子酒,勾着笑也在低头看他。

“飞燕,你自己带回来的酒,不自己尝尝?”

“这……这是给尊上带的……”

半被迫的被圈在灵蛇怀中,飞燕连拒绝的话都无法说完整,而灵蛇也没期待他的回答,自顾自的又喝了一口,便低头吻上飞燕,唇舌交缠,酒液大多都被渡到飞燕口中顺喉而下,亦有一些从唇边流下,沿着脖颈没入衣领。

“唔,咳咳……尊上……”

灵蛇看着飞燕皱眉轻咳,却还是抬头看着他,面罩后的眼中似有水雾,连当中倒映的自己也看不甚清了。

媚态渐起。

灵蛇看着这样的飞燕,又一次低下头吻了过去。

“飞燕,下一次,你可以再换一种酒来。”

>>>end

什么鬼玩意儿啊我怎么写的!!没有粮吃我要死了太太们qwq哭天喊地打滚撒泼式等粮

评论(6)

热度(100)